• 联系我们
    必威_必威官网_必威官方网站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五山路141号之一尚德大厦B栋1906房
    电话:020-38258331 020-28913515
    传真:(020)38258331
    E-mail:gzyanxin@yahoo.cn
    网站:tomecker.com
    客户集锦
    • 富曲
    • 中草集
    • 荣一郎
    • 见龙酒
    • 5S
    • 华盛
    • BLUE HAWALL
    • BLUE HAWAII SURF
    • HAW ALL
    • 黛维莉
    • Sepre Head
    • 曲悦
    • IKASI
    • 图形
    必威 >必威必威

    [必威平台]圣喜美”陷入加盟纠纷

    发表时间:2012-09-25 04:07   文章来源:
        “圣喜美”的故事已经难以再编织下去,“听众”的觉醒令“讲故事的人”陷入官司的泥潭。
        事实上,无论韩国首尔是否存在“圣喜美”这样一个品牌,都不会与北京圣喜美皮具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圣喜美)有实质关联。
        “通过我在首尔的朋友了解到,当地根本没有一个叫做‘圣喜美’的知名品牌。”“圣喜美”品牌加盟商王海铭诉北京圣喜美合同欺诈一案原告方的代理人北京市中润律师事务所律师吴颂立认为,北京圣喜美在其加盟业务推广过程中存在大量虚假宣传的事实。
        “韩国圣喜美国际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是我当事人于2003年在香港注册的一家公司的企业字号。”10月13日,北京市丰台区法院第18法庭,北京圣喜美代理律师一行对这一敏感问题不置可否之余,亦间接透露出事实的真相:“圣喜美”品牌并非是一韩国品牌,更没有半个世纪的历史,其不过是一个距今3年多时间的本土新生品牌。
      事实上,在北京圣喜美官方网站、招商手册以及一系列宣传资料中却是对“圣喜美”品牌有着如此描述:“圣喜美”起源于韩国首尔……闻名于世的韩国圣喜美国际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起源于一个手工鞋包工匠世家……
      “公司的广告在法律上是要约邀请,没有法律约束力,双方权利义务应以合同为依据。”被告北京圣喜美方代理人北京奕明律师事务所律师钟声声称,其当事人方的广告内容失实行为并非矛盾的焦点。
      如此看来,“圣喜美”的豪门血统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
      “‘圣喜美’也并不是一件具有商标专用权的注册商标,这同样与其所对外宣称的“‘圣喜美’系注册商标”一说法相违背。”据吴颂立介绍,北京圣喜美长期宣传的一件第18类“圣喜美”图形文字组合商标迄今仍未获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核准,尚不是注册商标:“我当事人与被告所签格式加盟合同及授权证书等均明确规定:‘圣喜美’系注册商标。正是基于‘圣喜美’是合法注册的商标,又是国际知名品牌,认为有法律保障,我当事人才决定加盟被告,签订特许加盟合同。”
      钟声认为这样的质疑难以成立:“除去该未注册商标之外,还有一件我当事人拥有专用权的第3365042号图形注册商标存在,它也是‘圣喜美’品牌的专属商标。”
      据记者了解,钟声所称该件第3365042号注册商标是一件于2004年8月核准注册的第25类图形商标,其申请人为北京市一自然人,该商标在正式注册后被北京圣喜美受让取得。将其与北京圣喜美长期宣传的“‘圣喜美’+图形”组合商标比较,很难发现二者有任何相似相通之处。
      “这是北京圣喜美使用的障眼法,我当事人在签订加盟合同之前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件第3365042号注册商标存在。即便是那件第18类‘圣喜美’图形文字组合商标,它的申请人也不是被告。因此,被告在签订圣喜美格式加盟合同时宣称‘圣喜美’系注册商标,诱使原告加盟,就是一种典型的欺诈行为。”吴颂立说。
      关于“圣喜美”商标的争议,原被告仍陷入一潭浑水中。
      加盟商王海铭状告北京圣喜美合同欺诈,并要求退货且退还加盟费,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在于其认为被告所提供的实际货物存在质量问题。
      “我是2005年11月加盟韩国品牌‘圣喜美’的,当时付加盟费2万元。回来后按照他们提供的方案花了4万多元装修门面,然后在网上跟他们点货准备营业。点货时完全按他们的现有货物清单点的,可等我把订单下达给他们时,他们却说缺货,这样缺!那样缺!根本就不能按照我发的订单发货!此时,我骑虎难下,因门面已租好了,租金花了4万多元,装修花了4万多元,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只好让他们按订单上已有的货给我发过来。我前后汇付了两次进货款共2.6万元,但在开业一星期左右,很多消费者就要求退货,原因是售出去的鞋都掉跟脱皮,走路一天鞋帮就开线掉皮了,一双几百元的鞋,穿在顾客脚上还不到两天就断了!”王海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气愤地说。
      对于王海铭的说法,钟声不予认同,他表示,北京圣喜美的产品都是经北京的产品质量检测站检测合格的。王海铭说的质量不合格,没有任何依据。
        “被告为骗取我当事人加盟,承诺具有充足的货源,对专卖店实施全程退、换货服务,对经营不善者,集团总部将派资深专家直接带店经营,对无力继续经营者,总部将收购、转让、退货等,使投资者可后顾无忧地退出经营,将风险降至为零,但在实际履行过程中,被告却无故拒绝我当事人的退货要求,至今也未派资深专家对我当事人加盟店进行带店经营过,更谈不上收购了。”吴颂立表示,如是事实也是其当事人诉北京圣喜美合同欺诈的证据构成要件。
      据记者了解,目前除了加盟商王海铭之外,全国各地尚有十几家加盟商亦因认为签订加盟合同时存在欺诈,而已经将北京圣喜美诉至法院。
      “圣喜美”在韩国的故事已经终结,而其在法庭上的故事又将如何发展开去,本报将继续关注。
    020-38258331
    020-38259312
    020-38259323
    关注顶部